短篇爱情小说网

特别关注 - 成熟男士的读者文摘

短篇小说-爱情小说-爱情故事

当前位置: 短篇小说>情感小说>

爱情让仇恨放下

来源:女士 作者:青麦 TAG标签:

  四川岳池县千佛镇,遍地油菜花开。刘先碧靠在丈夫身上,手被他轻轻握着,刘顶银的手宽大而结实,让她感到温暖。身后是他们的蜂箱、帐篷和车子,微风送来花的絮语……

  一次错爱,让她毁容

  13年前,24岁的刘先碧聪慧漂亮,双眸清澈,离开老家千佛镇,到浙江台州的一家工厂做电脑绣花工,并与老乡黄林相恋。不久,因为黄林花心,刘先碧与之断绝往来。1999年3月27日,黄林约刘先碧最后见一面,然后和平分手。孰料见面后黄林要求复合,刘先碧扭头就走,惨剧在一瞬间发生了:黄林将一瓶硫酸泼到刘先碧的脸上……
  “硫酸毁容案”在台州引起巨大震动,案发当日,台州市椒江区洪家派出所当即对黄林进行追捕。然而,黄林似乎从人间蒸发,从此不见影踪。
  刘先碧失去了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和秀丽的容颜。出院后,她曾多次自杀,幸亏被朋友们及时发现制止。父母从四川赶来,跪在她的脚下,哭着求她不要再寻短见。
  刘先碧跟父母回到了四川老家,正是人间四月天,遍地油菜花开,可她却再也看不到这动人美景。“这个春天,不再属于我了……”她摸出纸笔,歪歪扭扭地在纸上写下这悲怆的一句话。自杀的念头再度在刘先碧的心头浮起。
  一天下午,趁着父母都去集市买东西,刘先碧摸索着来到两里外的小河。读高中时,刘先碧经常在这条小河边读书散步,每年油菜花盛开时,小河便像一条金黄的项链,温柔地环绕于丘陵田野之间。这条小河,承载着她许多美好的记忆。
  刘先碧走到河边时,摔了好几跤,衣服弄脏了,膝盖也磨破了。她听到河水潺潺,想着自己一跃而入,就会随着河水和花瓣一同流向远方的沱江。可是,自己如此丑陋,会不会把江水弄脏?想到这儿,刘先碧悲从中来,蹲在河边“嘤嘤”啜泣。
  这一幕,恰好被附近的养蜂人刘顶银看见了。刘顶银26岁,是四川宜宾古柏镇人,他从父辈那里继承了养蜂技艺。高中毕业后,他就随父亲走南闯北,带着几十箱蜜蜂朝着花儿盛开的地方赶。有时候,他觉得养蜂是世界上最浪漫的职业,可以追随花儿走遍万水千山;有时又觉得自己是最孤单的人,陪伴他的只有一辆车、一顶帐篷和几十箱不会说话的蜜蜂。每年春天,刘顶银都回到安岳千佛镇——千佛的菜花芳香丰美,非常适合养蜂。
  刘顶银盯视刘先碧的背影,她因哭泣而双肩起伏,悲怆写在这背影上,如同一个大大的问号。还没等他缓过神,就见刘先碧跳进了河里!刘顶银立即冲过去,跳进河里,拼力将刘先碧救了起来。一上岸,刘顶银顿时惊呆了:他根本无法将眼前这个满脸伤疤、双眼失明的女人跟刚才那个窈窕的背影联系在一起。
  刘先碧的家人将刘顶银视若上宾,非要请他在家里吃饭。刘顶银从其父母口中得知她的遭遇后,不禁对她产生了深深的同情。从天堂跌落地狱,也难怪她想自杀!
  席间,刘母将刘先碧写的札记送给了刘顶银:“这是我女儿以前写的东西。她再也看不见字了,留着也没用,送给你做个纪念吧!希望你有空帮忙开解开解她。”
  刘顶银犹豫了一下,接过了本子。回到自己的帐篷,打开笔记本,如同在阳光下打开蜂箱,刘先碧娟秀齐整的文字,就像可爱灵巧的蜜蜂在他眼前翩翩飞舞。
  有一篇札记这样写道:“四月,我在村头看见过很多蜂箱,一个男人提水做饭。他的蜜蜂每到黄昏会准时回到箱子,它们似乎很认同这个小小的家。这个养蜂人好似一个哑巴,整天不说一句话,也没人跟他说话,他每天在不停地干活,就像那些忙碌的蜜蜂……”
  刘顶银震惊了:文中的这个养蜂人,分明就是自己啊!他想不到,原来在很久之前,两个人就结下了这样神奇的缘分。读着这些因岁月而发暗变黄的优美文字,那个丑陋失明的刘先碧在刘顶银的心里消失了,她变得甜美而纯真……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广告链接
关注微信
  • 害怕寂寞

    我是个怕寂寞的人,当我一个人行驶在返程的路上,车里播放的正是阿桑的《寂寞在唱歌》...